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卢书屋 >> 超感应假说 >> 第275章 玩偶服中的男尸

第275章 玩偶服中的男尸

此时,一个刑警用哽咽沙哑的声音跑过来说道:“头儿,在储藏室里发现了一具男尸,衣服、钱包等随身物品都不见了。他被……”刑警有点犹豫,“他被套进了一个熊的玩偶服装里。”

穆恒大吃一惊:“怎么又死了一个……玩偶,你说他被装在了玩偶里?”

经过了之前的人偶案,他们多多少少对玩偶、人偶、玩具之类的词有些敏感,冥冥之中,总觉得这种形似人的玩具有些莫名的诡异,好像真的如老一辈人所说的那样能够摄人魂魄,取人性命。

“确认身份了吗?”沈兆墨眉头紧皱问道。

只见对方面露难色,“头儿,那人的脸……脸被毁了,那就是一坨肉,五官完全看不出来了,就好像……被溶解了似的。”

“硫酸?”穆恒看向沈兆墨。

“有可能,叫上玊老咱们过去看看。”沈兆墨说完,又不自觉的顿了顿,取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后,才跟着来报告的同事往储藏室方向走。

途中,穆恒低声在沈兆墨身旁说道:“喂,老墨,在万人瞩目的颁奖典礼上抛尸,还不偏不倚的落在那些名人的头上,画面不知被多少人瞧见、而且拍下,估计网上早就炸锅了,现在又出现个被毁了容的。唉,我都能想象咱以后的日子了,侯局‘君主专制’施压不算,这群这个帝那个帝的明星们的粉丝就绝不会让咱好过,咱怕是又得过那种风雨飘摇的日子喽。”

沈兆墨冷笑一声,“侯局?光顶着侯局的暴风雨那算幸运的,这事如果不惊动省厅,那就是祖坟上冒青烟老祖宗保佑,得回老家给祖宗们好好磕几个响头。”

“你说想过个清静日子怎么就这么难。”

“少说点,这里多少双眼睛看着呢。”沈兆墨轻声制止道。

没走多远,他们就来到发现尸体的储藏室,周延靠墙边跟罚站似的站的笔直,玊言扶着嘎吱嘎吱直叫唤的老腰,一脸不情愿的检查倒在储藏室后方的尸体。

储藏室意外的大,堆放着衣物、大大小小的道具、工具、还有工作人员暂时存放的个人用品。墙上没有窗户,只有一处通风口,屋内是一排排通顶的铁架,那些圆滚滚的玩偶服装就放在最后一排最下一层的架子上。

躺着黑色血液的玩偶斜卧在地上,头罩已被摘去,露出一张仿佛蜡烛融化一般惨不忍睹的脸。溶解……沈兆墨心里不禁感叹,这词用的还真对,的确像是被溶解了。死者的头无力的向后仰,喉咙几乎被切断,感觉脑袋随时可能掉下来。

“你俩按着上边,你俩按着下边,我喊一二三把他拔出来,记着一定要小心头,他这脑袋摇摇欲坠的,一点外力就能掉下来。”玊言指挥着身旁新来的几个小法医,四个人齐心合力、万般小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保护好脑袋的基础上把人从玩偶服中扯出来,随同尸体带出来的是一些发臭的血水,一名新来的小刑警闻见味后干呕了两声,从沈兆墨两人旁边冲了出去。

沈兆墨蹲下身,检查男尸的脸和身体。死者的身体很年轻,手臂上有健壮的肌肉,看上去应该是经常运动或健身,身穿一件短袖背心,下身只有一条内裤,被里里外外扒了个精光。

“年龄大约在二十多岁,死因你们已经看到了,脖子上的一处刀伤直接要了命,死亡时间超过了48个小时,尸体被放置在这种不易透风的玩偶服装里,身上还裹了一层保鲜膜,因此具体死亡时间要尸检后才能确定。”

沈兆墨在地上来回看,“保鲜膜?”

玊言扒过玩偶装,在上面敲了敲,“里面呢,刚才拔出来时候掉里面的,跟蛇皮似的。这一层保鲜膜既能阻止血液向外渗出,又可以混淆死亡时间,一举两得,凶手挺聪明的。”

“谁发现的尸体?”沈兆墨转头问。

“工作人员,他们来这拿东西,无意间看见一滩血,经历过刚才那事,大家都神经紧张,对血格外的敏感。”

玊言检查死者的后背,“尸斑分布在颈部、脊背和臀部上,这人死后应该是保持着坐姿靠在某个地方,后来因某种原因倒下,血水通过玩具头套的缝隙处流出。在左后墙角找到几出喷溅出的血迹,还有几处被漂白水清洗过的痕迹,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

“那些人来来回回的就闻不见味吗,这家伙跟臭鸡蛋似的。”穆恒捂着鼻子向后退了两步。

“你也会说来来回回,就算有人闻见,也没空去管,况且这不还有通风口吗。得了,这个跟刚才那些尸块一起搬车上吧。”玊言捶着不停发出警报的腰,默默看了沈兆墨一眼,“要不我跟这再等一会儿,你们再去找找,兴许还能再找着一具,我一起带走,省的再跑一趟。”

沈兆墨被他噎的半天说不出话。

玊言走后,沈兆墨、穆恒加上周延把储藏室整个看了个遍,为慎重起见,还走到偏门查看,走廊中间有间狭窄的小门,门坏了只能开一个很小的缝,成年人勉强能挤出去,穿过这里尽头就是逃生通道。

“没见着摄像头。”穆恒探出脑袋查看一圈,“我看啊,死的这人很可能是这里的员工,被凶手杀害,盗取了他的工牌。”

“一般情况应该是这样。”周延感到疑惑,“可他把尸体堂而皇之的扔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就不怕被提前发现乱了计划?”

沈兆墨拿出手机看了眼回信,说道:“这个人要么做了充足的准备因此不怕发生意外,要么就是无所畏惧,发不发现对他来讲都无所谓。”

“你是说他过度自信?我看倒像一个精神病。”周延气愤道。

“把尸体拆开后挂在天花板上,精神能不异常吗。”穆恒嚷道。

“处理尸体,直接将尸体埋藏或烧掉比肢解尸体容易得多,肢解需要花很长时间,还伴有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危险,费力费神,更需要趁手的工具以及过硬的心理素质,那些本身就喜爱血腥味道的变态先不提。”

沈兆墨还没开口,就听见门口有个纤细的声音不咸不淡、不高不低、镇定自若的解释着。他立刻转过身去,看见澹台梵音双手交叉盘在胸前,有一眼没一眼的扫了扫地面上的血迹,她身上没穿外套,只罩了件单薄的淡黄色长袖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虽然屋内暖气很足,但她的打扮还是让人不住的打哆嗦。

穆恒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你妈妈呢?”

澹台梵音一翘大拇指指向身后大厅,“跟大厅坐着呢,我妈的助手陪着她,我把韩清征也叫来了,怕待会出去时被记者们堵住,外边已经吵翻天了。”

沈兆墨略有歉意看着她,“这边一会儿就好,一苇老师……阿姨事发时离现场最近,所以按照程序必须要问问,这里人手不太够,得再等一下。”

没想到,澹台梵音倒是一脸轻松,“不急,反正她现在也没空理你们,我妈正奋笔疾书呢,说是被掉落的尸块砸出好些个灵感,得趁忘了之前赶紧记下来,这个时候你跟她说话,几乎就是个无人接听的状态,给她惹急了兴许还能把你加入黑名单里,所以你们慢慢查,一点都不急。”

沈兆墨:“……”

果然是有其女必有其母啊。

周延等沈兆墨的岳母话题结束,才张口问:“刚才你的话是不是没说完?”

澹台梵音微微一笑,“为什么要肢解?对一般的凶手来说,毁尸就为了灭迹,为了更好、更方便、更隐蔽的藏匿尸体,不被人发现,可这个案件的凶手,反其道而行,在一个大场合里、当着现场与荧幕前的观众的面将尸体抛下,试想一下,你会在杀了人后闹出这么大动静吗?对一个凶手来说,在受害者死后尽快摆脱他是正常心理,这就意味着对凶手来说如此‘肢解抛尸’更具有意义……比如,希望博得关注,被某个人,或是被社会。”

“被社会关注……”穆恒喃喃重复她的话。

“不过,要我想要通过杀人博得关注,我会杀更多的人,制造更大的恐慌,并且留下我的记号,这才是让世人记住我的办法,而不是简单扔几个肉块,制造混乱了事,就算要扔,也要剁的再碎些,不放进黑色塑料袋里,而是让它们血淋淋的落下来,让死者体内的内脏黏糊糊的沾满地面,这样才有效果。今晚的阵仗,说大不大,说笑也并非小,总有点不上不下的意思。”

穆恒不由自主的干咽了一口涂抹,“……幸亏你遵纪守法。”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周延和沈兆墨互看了一眼问。

澹台梵音拢了拢头发,思考了半晌,用一种比刚才还要无所谓的语调开了口:“我想说,这家伙的做法确实挺奇怪的。”

穆恒险些载个跟头。

“……我去……你人才啊……”

一苇老师专心在电脑上打着字,柳鸣搔着头,缓缓地抬起来无奈的瞅着沈兆墨一行,他一脸疲惫,脏乎乎、还有几个脚印的裤子证明他不知被人踩了多少个来回。

澹台梵音轻咳两声,走到低头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母亲,“妈,警察来了,咱先录完口供再写成吗?”

她妈不理她。

“这样,你跟我说,我替你记可以吧?”

还是不说话。

四个人加上后来赶来的夏晴,眼巴巴的等着澹台梵音制造奇迹,把她神游在外的妈重新拽回凡世红尘。

澹台梵音看了沈兆墨一眼,眉毛一挑,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随后凑在母亲耳旁,十分亲昵的说了一句,这句话让沈兆墨吓得天灵盖差点打开,脸一阵红一阵……红的。

“妈,你不想见见未来女婿吗?”

一苇老师手指顿时停住,猛地抬起头,正好跟沈兆墨撞了个照面,沈兆墨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复杂,骑虎难下的困扰之中略微加了点紧张。

见到母亲神魂归位,澹台梵音一屁股坐在旁边,从正在打盹的韩清征口袋里搜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来,你们问吧。”

一苇老师显然还没从女儿的惊人发言中缓过神来,她看了眼沈兆墨,再看看旁边一脸淡定的澹台梵音,眨了两下眼,“……谁是女婿?”

穆恒用胳膊肘碰了碰沈兆墨,“怎么回事?你刚才没见未来岳母啊。”

沈兆墨木然的摇摇头,他一到这里就直接扎进现场,澹台梵音打电话来后才知道她母亲没事。

澹台梵音用下巴示意母亲向前看,沈兆墨瞬间挤出了个僵硬的微笑,似乎浑身都在用力。

“……警察……是了,小音告诉我你是个警察……”

接着……又没声了。

澹台梵音叹了口气,使劲摇晃了几下母亲的肩膀,“喂,一苇老师,妈,娘啊,醒醒嘿,这么一大帮人等着呢!”

经她一晃,一苇老师好歹算是清醒了,她合上电脑,一双柳叶眼上下打量了着沈兆墨,她声音很干净、清脆,几乎跟澹台梵音的嗓音一样,假如闭上眼去听,很难分辨谁是谁的,唯独母亲的声音里多了份沧桑。

“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跟澹台梵音不同,一苇说话声音十分慢,感觉快赶上《疯狂动物城》里树懒说话的语速了。

沈兆墨定了定神,小心用词:“尸体掉下时,您就在台上,您有注意到什么吗?”

一苇摇摇头,“塑料袋落下时,我只顾眼前了,什么都没看见。”

“事发时,您在哪儿?”

“我被工作人员拉去了后台,那时候外面乱成一团,接二连三有不少塑料袋掉落,味道也不算好。”

穆恒一笑,“您还真淡定啊。”

“不过是个死人而已,切碎了和整个不都一样,没什么可怕的。”

“妈,您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澹台梵音扭头问。

一苇想了想,“我闻到了一股味,一股……血腥味,从我身后飘出来……

喜欢超感应假说请大家收藏:(www.flshuwu.com)超感应假说飞卢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飞卢书屋

猜你喜欢: 刑事技术档案恐怖游戏实测指南罪恶不赦游戏,在线直播超感应假说危情追凶我的鬼神郎君异能力怪奇事件簿高冷师父是僵尸惊悚夜话凶案侦缉丧病大学猎证法医3重案组亲爱的弗洛伊德神捕大人又打脸了诡婳之说冤死录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我靠烧香续命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天命新娘凶案调查地球赎回中猎证法医2悬案组无限剧本杀妆容入殓师
完本推荐: 美漫之超人全文阅读明枪易躲,暗恋难防全文阅读权宦心头朱砂痣全文阅读随身带着牧草场全文阅读和钢琴家搭伙的日子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漫威:我有一家旅行社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射程之内遍地真理全文阅读重生柯南当侦探全文阅读花重锦官城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律师凶猛全文阅读诸天打手群全文阅读神奇宝贝之最强掌门人全文阅读开局就造核聚变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奇怪的先生们全文阅读咸鱼怪兽很努力全文阅读我成了女装大佬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电影:从夺帅开始神医弃女灵气复苏:亿万倍天赋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想当皇帝的领主首辅娇娘传奇浪潮十八年极品透视仙医疯狂农民工洪荒:我能强化灵根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都市之创造万界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从蚂蚁到深渊魔神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秦女谋洪荒之最懒圣人荒诞推演游戏重生八零嫁给残疾大佬军婚蜜恋在八零摘仙令天唐好驸马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柯学验尸官三寸人间仙缘无限都市龙皇战神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手机版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飞卢书屋移动版 - 飞卢书屋手机站